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學者風采

盧永根:唯願稻香飄遍祖國大地

2019-09-26 光明日报 王忠耀 吴春燕
【字體:

語音播報

卢永根 新华社发

  9月的廣州仍是一派夏日景象,在位于天河區五山路的華南農業大學,校園中的紫荊花樹仍是郁郁蔥蔥;波光粼粼的洪澤湖畔有不少晨讀、鍛煉的身影。然而與往年不同,校園中唯獨少了一個陪伴華農走過了幾十年發展曆程的身影——老校長盧永根。

  1930年,盧永根出生于香港,1936年開始入讀香港粵華中學附屬小學,接受到較好的教育。抗日戰爭時期,戰爭的殘酷讓盧永根的民族意識開始覺醒。

  初中時期的盧永根,在嶺英中學碰到了思想進步的語文老師林莽中(蕭野),並經他介紹到香港培僑中學讀高中。在盧永根看來,培僑中學的三年時光,是他樹立正確的人生觀、世界觀和價值觀的重要時期,在這裏他逐漸成長爲一個堅定的革命者。

  1952年,作爲華南農學院的首批學生,他在這裏遇到了我國著名農業科學家、教育家丁穎先生。踏著老師未竟的步伐,他繼承了丁穎生前收集的7000多份野生稻種,後來逐步擴充到1萬多份水稻種質資源,這成爲我國水稻種質資源收集、保護、研究和利用的重要寶庫之一。

  即使退了休,盧永根對水稻的研究熱情也依舊不減。2000年前後,盧永根和學生們根據文獻,前往廣東高州、佛岡、遂溪、博羅、惠來等地搜集資源。野生稻多分布在山頂、水澤等人迹罕至之處,許多地方只能徒步。彼時盧永根已是七旬老人,卻依然興致勃勃。山高無路,荊棘叢生。到最後,盧永根體力不支,可仍堅持要去現場,于是學生們架著他,慢慢往上爬。老照片上,盧永根一手拄拐,一手扶樹,在野生稻旁笑得格外開心。

  盧永根一生致力于水稻的遺傳育種研究。20世紀80年代初期他帶領團隊研究水稻的雜種不育性,並和助手張桂權一起提出了水稻“特異親和基因”的概念,以及應用“特異親和基因”克服籼粳亞種間不育性的設想,被業界認爲是目前對栽培稻雜種不育性和親和性比較完整和系統的新認識,對水稻育種實踐具有指導意義。

  從1983年開始,盧永根擔任了13年華農校長。其間,他打破學校面臨的人才斷層困局,給有能有爲的年輕人拓展了廣闊天地。作爲一名老黨員、老教師,盧永根同樣以他的一腔愛國之情去教育和感染他的研究生、青年教師和出國學習訪問的學者。華農知名教授、2017年新增選的中科院院士劉耀光,當年曾受教于盧永根。去日本留學後他在當地工作數載。盧永根接二連三給劉耀光寫信,向他介紹學校的情況。在盧永根的一再書信動員下,劉耀光最終于1996年回到華農,潛心科研,大有建樹。而包括溫思美、彭新湘等一大批優秀的青年科技人才,也正是在他的感召下,放棄國外的優渥生活,回到祖國,來到華農,成長爲各自研究領域的中堅力量。

  2017年3月,盧永根院士及夫人徐雪賓教授將畢生積蓄合計880余萬元全部捐贈給華南農業大學,成立“盧永根·徐雪賓教育基金”,用于扶持農業教育事業。這是華農建校108年來,最大的一筆個人捐款。

  很多老一輩的華農人更不會忘記,1984年的那個夜晚,盧永根在華南農業大學紅滿堂草坪上給全校學生作的3個多小時報告——《把青春獻給社會主義祖國》中所說:“我今天的發言,如果能像一束小火花一樣,點燃你們心扉中的愛國主義火焰,並迸發出熱情,去爲振興中華而奮鬥,那是我所熱切期待的。”

  (原载于《光明日报》 2019-09-26 04版)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